您现在的位置:

大众养生 >> 正文 >

老板有怪癖 员工怨念深

  盆栽不许比我高!

  Roger外企MKT

  我们公司是做高尔夫器材的,别看迎来送往的都是高端人士,可一圈八卦听下来发现,原来我们圈里的大老板原来都是“恋物癖+强迫症”症候群。

  A先生的老板是个上海人,本人是“手表痴”,就连办公室的陈列柜里都收藏着不少大牌的限量款。每次跟老板出差,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带着下属逛表店。到柜台前看了半天,扭头对下属说:“我看这块表不错,你看我们大家一起买,团购还能便宜点。”于是,员工只能一闭眼,“被购买”一块价值大半个月工资的手表。

  B女士供职于一家会所,上司是位老牌女海归,据说早年在法国学了多年艺术。在充斥着黑灰套装的办公室里,这位女boss绝对是另类,无论穿什么,总喜欢披各种材质、各种色彩披肩,无论是棉麻或者真丝质地,还是明黄底色红色大花特艳丽的颜色,就没有她不爱的。自己爱也就算了,她还身体力行,培养起了下属的“艺术品位”。“我们收到最多的礼物就是披肩,要是过一阵她没见我们用,一定会追问。哦不,是拷问!”女士无奈地抱怨。B

  C先生的老板,钱包与身材成反比,于是厌恶一切比他高的植物。他的球场上很难看得到参天大树,多是势单力薄的小树。也许信奉“浓缩的都是精华”,走进他们的办公室,各色迷你盆景摆满了走道,仿佛来到了一个盆栽园。每个员工一进公司,不但能领到电脑和办公用品,还会附带一个小盆栽。“据说,老板家客厅里的盆栽景观专门请了日本的园艺师布置,花费了好几十万呢!”

${FDPageBreak}

  老板是“优雅”

  安琪 传媒公司员工

  我们老板在这行有些知名度,客户有不少明星和名媛。按说见多不怪,可老板却最爱在微博上晒自己和明星的亲密关系,什么红毯秀直播,与明星的大头合影,再爆些似是而非的小八卦。

  有一阵子,某女明星与一富商传绯闻,记者正像苍蝇般到处乱撞,碰巧我老板在为她工作时见过绯闻男友来探班,于是,他接到了女明星的电话,意思很简单,不要对媒体乱说话。

  这电话不打还好,刚挂完电话,老板就开始了“微博直播”:“刚才××打电话给我,求我怎样怎样……”后来听一同行说,女明星气炸了:“你写我也就算了,不用把我写得跟瘪三一样吧?”

  还有一次,有名媛邀请他一起去法国,于是,他的微博就一直是:“我在机场VIP厅候机”,“国际航班上为何不能抽烟”,“到巴黎了,五星级宾馆就是好,拉开窗帘就是铁塔”,“跟××与××(俩名媛)坐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,看夕阳下红酒那红宝石般的色泽”……

  看着这些“优雅体”句式,我们这些员工都只好忍住笑到内伤。不过,这不妨碍他的微博被许多无知少年追捧。每次,看到那些“你真牛啊,跟×××这么熟”的回复,我们都暗暗地偷笑一番,然后摇摇头,继续悄无声息地飘过。

${FDPageBreak}

  “红娘控”逼我相亲

  小雯 国企行政

  从去年刚进单位到现在,我已经“被相亲”五六次了,这全拜我的欧巴桑女领导所赐。“欧巴桑”是我们经理,单位里那种“老大姐”似的人物,为人特别热心,什么事都爱插上一脚,特别爱做媒。

  我刚来单位那会儿,她打听我有没有男朋友,我随口说了句没有,这下麻烦可来了。大概一个月之后,“欧巴桑”午饭时跟我聊起了终身大事:我这儿有个“靠谱男”要给你介绍。

  领导安排的,一试用期还没过的小员工只得硬着头皮答应。对方是个IT男,收入家世都不错,可这外形……吃完一餐饭,我和颜悦色地拒绝了对方继续接触的要求。“欧巴桑”知道后有点不高兴,拉着我大谈城市剩女问题,中心思想是:要求别太高。

  几个月后,她又把我叫到电脑前看照片,男士穿着飞机师的制服,卖相很不错,“这是我一个老邻居的儿子,又高又帅,我看你们俩挺合适,我把你的照片也发给他了,就是我们上次活动时候的那张。”

  得了,继续“被相亲”吧。这男的特别抠门,点两杯饮料还想AA制,我眉头一皱,可又不敢像上次那样直接回绝,于是计上心来,他正好比我大六岁,老一辈的人不是有“六冲”之说吗?

  这回,“欧巴桑”又诧异又惋惜,叹着气说:“格男小宁老好额呀,侬回去跟家长讲讲看呀!”

  就这样,作为办公室里唯一的非大龄剩女,我成了“欧巴桑”最关照的“客户”,同事的儿子、亲戚的朋友的儿子,甚至她儿子的同学……

  说实话,我不是怕相亲,就当有人请吃饭呗,可我最怕的是say no。相貌、性格、属相、年龄、星座、出生地,我都快黔驴技穷了。哎,还有什么办法能干净利落地回绝极品男,又不得罪领导这位介绍人呢?

${FDPageBreak}

  老板“吟诗”给我听

  Bobo私企秘书

  我们老板最爱吟诗,号称自己是文人,要不是上山下乡,早就进了复旦大学中文系,成了国学大师。“其实,我是个文人,做生意不容易……”他谈生意时总是狠狠压价,再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,这么来上一句。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”,在我们公司,自然也有投其所好的员工拍老板马屁。办公室里的最热门的就是文学读物,而且个个把《唐诗大辞典》、《宋词选》之类的大部头放在格子间的显眼位置。午休的时候装模作样拿出来研读,有心计的还会请教若干国学问题,比如古体诗的格律、韵脚、对仗、典故。每次看到老板深思一番之后开始唾沫横飞、侃侃而谈,我就由衷地佩服他们,那些问题怎么能如此“艰深”呢?

  “Bobo,你是中文系毕业的,算是近水楼台啦。”每次听到同事这么说,我都是有苦说不出。要知道,为了满足老板的癖好,我不但要把他用自创草书写在纸上的诗歌、散文输入电脑,还要定期为他向各大文学杂志投稿。有一段时间,他没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发表,把我叫进去好多次,仿佛是我吃掉的一般。

  更恐怖的是有一次,老板在青岛出差,大概是喝高了诗兴大发,凌晨1点多打电话把他新写的诗念给我听,让我“斧正”:“在漆黑的夜里,面向大海;在浩瀚的星空,叩问苍天……”

  唉,听着他的现代诗,我真是要“无语问苍天”了!

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© http://jkcp.yyigo.com  霜降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