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常识 >> 正文 >

没法查房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我做了二十多年医生,只有两次,我难过得连房都查不下去。

  有一次,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。他在学校里好端端上着课,突然间头痛昏倒,送到医院一查,是脑瘤。北京、上海的大医院都去遍了,全都无法医治。到最后,家长把他送到我们这家来,其实就算是放弃了,希望能让他得到护理,好好地走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脑瘤一直在发展,他出现头痛呕吐昏迷的次数越来越多,终于有一天,瘤子压迫到视神经,他看不见了。

  我去查房的时候,他正在哭,听到我的声音,抬起头———虽然看不到,还是把脸对着我的方向,用没有视力的眼睛看着我,问我:“医生,我以后还能看得见吗?我不想当瞎子,我不想瞎一辈子呀。”

  我怎么才能回答他呢?他没有一辈子了,他马上就要……死了。

  突然间我就控制不住地哭了,只能先走到走廊上,把眼泪擦了,情绪平稳后,再进来查房。

  忘了我安慰他什么了,反正都是那些假话空话。

  另外一次,也是一个下腹腔肿瘤的小姑娘,才五岁。我去查房时,她正在做检查,痛得大哭大叫,一边哭,一边拿手里的熊打她的妈妈:“你坏,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?好疼,你是坏妈妈。打死你,打死你这个坏妈妈。”

  她的妈妈,呆呆站着,让她打,不出声,就是哭,无声地哭了一脸。

  她年纪太小,不懂得什么叫病,什么叫死亡,她只知道,她疼她难受,而这一切,都在妈妈带她来这里后开始。

  这个五岁的小朋友,也快死了。小孩子的肿瘤,总是会发展得特别快,快得什么都来不及做。

  我一摸我自己,也掉泪了。这还怎么查房?

  我知道,国外的同行是不会向病人隐瞒病情的,最后关头,无药可治,就老老实实告诉他:你出院回家吧,找宗教人士、找慈善机构、找临终护理的护士。

© http://jkcp.yyigo.com  霜降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